今天是:2020年3月2日 星期一 設置首頁 | 收藏添加

關于政府職責體系構建研究的幾個問題

作者:黃宏志  發布日期:2020-06-17   查看次數:

 

一、政府職責體系研究的一些原則

政府職責體系是國家治理體系的重要內容。20197月,習近平總書記在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總結會議上指出,我國整體推進了中央和地方各級各類機構改革,適應新時代要求的黨和國家機構職能體系主體框架初步建立,為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、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供了有力組織保障。這是一個重大政治論斷,確立了研究政府職責體系的基礎,也明確了研究應該堅持的一些基本原則。

一是立足基本國情。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總目標后,圍繞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研究成為了一個熱點。治理體系是什么樣子?治理能力包含哪些內容?現代化用什么樣的指標體系去衡量?這些都是研究政府職責體系的基礎性問題,需要首先弄清楚。如果跳過了對國家政治發展指導思想、國家治理體系和能力、政府治理體系和能力等問題的研究,特別是離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這個根本去考慮政府職責體系,研究可能會脫離實際、迷失方向。

二是緊扣時代主題。一個國家的政府職責體系是由其國體、政體、歷史文化以及發展任務等決定的。我國正處于一個歷史發展的新時代,社會主要矛盾深刻變化。新時代迫切要求通過科學設置機構、合理配置職能等,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,更好發揮政府作用,更好推進黨和國家各項事業發展。因此如果跳過了對我國歷史發展階段、現實政策要求、主要目標任務等研究政府職責體系,特別是沒有明確把握社會主要矛盾變化,研究可能很容易變成刻舟求劍、固步自封。

三是注重系統集成。黨的十九屆三中全會明確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目標是,構建系統完備、科學規范、運行高效的黨和國家機構職能體系,形成總攬全局、協調各方的黨的領導體系,職責明確、依法行政的政府治理體系,以及武裝力量體系和群團工作體系。這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重要組成部分,是黨治國理政的重要保障。如果在研究政府職責體系時,沒有對黨委、人大、政協、監察、審判、檢查、群團、企事業單位、社會組織這些方面的職責研究,特別是對黨政關系問題研究不透,就會出現輕重不一、顧此失彼的情況。

二、政府職責體系研究的幾種框架搭建

政府應該履行什么職責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。比如,企業希望政府管的越少越好,自己能夠有更多的自主權,學者在研究政府職能的時候,運用經濟學的方法比較多,把政府定位為市場的“守夜人”,普通老百姓希望政府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管起來,有事不找“市場”找“市長”。因此,在構建政府職責體系的時候,角度和方法很多,可以從應然、實然、必然的角度去研究。

一是以目標為引領。政府承擔的責任決定相應賦予的權力。一般而言,承擔什么責任,擁有什么權力,承擔多大責任,擁有多大權力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對政府職能的論述主要表述為加強和完善經濟調節、市場監管、社會管理、公共服務、生態環境保護。因此研究可以考慮按照這五個方面進行,當然不局限于此,構建政府職責體系,分別提出每一方面政府承擔的主要責任,以及為此需要明確的權力履職手段以及方式等。這時的研究依據主要是按照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有關理念、原則、目標、任務去展開的,描述的是政府職責體系應該是什么樣子。

二是以實踐為依據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中央加大了政府職能轉變力度,推動以放管服為主要內容的政府改革。放就是簡政放權,主要是減少行政權力和政府職能,減少政府機構和人員編制,減少行政層級和管理環節;管就是放管結合,主要是確定減完以后管哪些,怎么管,不能撒手不管,管不好同樣會出問題;服就是優化服務,主要是改善營商環境、提供便民服務、改善公共服務等。這些都要有一個具體的規范。從這個角度出發,可以緊緊圍繞放管服改革構建政府職責體系,分別提出放的事項、管的辦法、服的內容等,明確具體的改革管理任務,側重政府改革正在做哪些事情。

三是以問題為導向。所有的改革都是以解決問題為目的,當然新的改革舉措也可能會帶來新的問題。從這個意義上理解,改革只有進行時,沒有完成時。為此,需要通過多種渠道搜集問題,主要是那些領導關心、群眾關注的社會熱點問題,分析其背后涉及的政府職責定位和履職方式因素等,相應地開展研究。比如,中央領導同志批轉研究的一些問題,全國人大代表建議和政協委員提案中的一些問題,《人民日報》和《新華社內參》反應的一些問題,專家學者在研討會議上提出的一些問題等;再如,和最高檢、最高法、審計署、國家信訪局等部門建立協作機制,請他們定期提供一些群眾來信來訪、行政復議、行政訴訟方面案例等。對搜集到的這些問題進行分類匯總排序,對排名靠前的問題重點進行攻關研究,最后形成一個時期行政體制改革面臨的趨勢、沖突、挑戰以及改革任務的研究報告,提出一些必然要面對和解決的問題,供領導決策參考。

當然還有一些其他的職責體系搭建框架。比如可以按照“五位一體”總體布局或者“四個全面”戰略布局的要求研究政府職責體系,提出每一領域具體的一些政府職責和管理事項,以及存在的問題和改革舉措等。

三、政府職責體系研究的若干重點問題

政府職責體系研究是一個比較宏大和綜合的課題,涉及內容很多。具體研究時,有以下幾組關系需要重點加以關注。

一是政府與市場。如何處理兩者的關系,一直是政府職能轉變的核心。在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的過程中,一直強調簡政放權、減少干預。當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已經建立,主要是完善的問題,因此中央強調要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,更好發揮政府作用。在這個命題之下,我國政府的職責,既不能用“小政府、大社會”的模式去框,當然也不能用“管的少的政府就是管的好的政府”的思路去套,不能僅僅把政府定位為“守夜人”。具體可以用“兩個最大”的要求去理解。一方面,最大限度減少政府對市場資源直接配置權,最大限度減少政府對市場活動的直接干預權,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;另一方面,最大程度彌補市場失靈,最大程度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需要,更好發揮政府作用。這當然也包括政府與社會關系的研究。在研究中要注意,政府職能更高層次的否定之否定,很容易被看成是一個倒退和回潮。比如,現在對自然資源的嚴格監管、對事業單位逐利性的嚴格限制,就不能認為是否定市場機制發揮作用和限制事業單位自主權。

二是動態與靜態。政府職責體系是一個靜態描述與動態變化相結合的過程。從動態角度看,改革開放以來的歷次行政體制改革,就是一個政府職能不斷轉變、政府職責體系不斷重塑的過程。經過政府機構改革的持續推進,現在的政府職責體系基本適應經濟社會發展需要。從靜態來看,憲法法律、行政法規、部門“三定”規定對政府職責都有表述,形成了涵蓋政治、經濟、文化、社會、生態各領域,涉及公民個人、各類組織權責的管理權力和管理事項體系,體現了對改革成果的確認。在這個過程中,我國正確處理改革與法治的關系,既通過改革掃除制約發展的體制機制障礙,又用法律法規的形式確認鞏固改革成果。

三是常態和非常態。2014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首次明確了“經濟發展新常態”的九大趨勢性特征,提出了認識、適應、引領新常態的要求。在研究政府職責體系時,也可以從常態和非常態兩個角度去考慮。常態的政府職責,主要是適應經濟社會平穩發展需要、日常行使的管理權限,體現的是政府管理的水平。而當出現了影響經濟有效運行和危害社會正常運轉的緊急事態時,政府就應該履行非常態職責,有學者稱之為緊急行政權,更多體現政府管理的能力。這兩方面的職責都需要加以明確,否則體系就不完整。比如應急管理就是重要的非常態職責。對其他部門來說,要有一個應急的預案,但不能把應急的職能和手段常態化。比如宏觀調控的一些所謂的“撒手锏”,還有各種限字頭的管理措施,不能出手了就不想不愿意收回來,使得應急的管理制度常態化。當然對于應急管理部門來講,要把應急的職責常態化,特別是要把在應急管理過程中行之有效的一些辦法機制化、制度化,避免臨事忙亂、影響有效履職。

四是橫向和縱向。政府職責體系,就管理事項來說,理論來講應該是橫向到邊縱向到底,不留空白。但實踐中由于事權劃分不合理,往往造成了所謂“看得見的管不著,管得著的看不見”的現象。黨的十九屆三中全會提出,科學設置中央和地方事權,厘清中央和地方職責關系。中央主要加強對宏觀事務的管理,地方在保證黨中央令行禁止的前提下管理好本地區事務。在理解這個問題時要注意,我國是堅持黨的集中統一領導的單一制國家,各級政府“職責同構”是鮮明特點。如果層層負責那肯定是最大的優點,但如果層層推諉,就會是明顯的缺點,關鍵在于明確事權,著力解決“上下一般粗”問題。當前,各級政府事權劃分工作正在進行,財政事權劃分改革的中央文件已經印發,國務院也印發了在基本公共服務、醫療衛生、科技教育、交通運輸等領域的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方案。相信隨著越來越多各級政府事權劃分方案的出臺,中央和地方的職責關系將更加明確和順暢。

五是“三定”規定和權責清單。“三定”規定是部門履職的依據,是具有法律效力的規范性文件。各部門“三定”規定明確的職責總和,也可以理解為一個完整的政府職責體系。從實踐來看,由于“三定”規定的條文相對比較原則,理解和執行起來彈性比較大,有的部門自己想干的事情就搶,不想干的事情就推,影響了“三定”規定的權威性和嚴肅性。黨的十九屆三中全會提出,增強“三定”規定的嚴肅性和權威性,要求全面推行政府部門權責清單制度,實現權責清單同“三定”規定的有機銜接,規范和約束履職行為,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。簡單來講,權責清單是對部門“三定”規定的具體和細化,執行起來更有可操作性,也具有可考核性和可驗證性。當前,地方各級政府部門的權責清單都已經公布。國務院部門通過試點,下一步也將全面推開。相信隨著“清單”與“三定”規定的相互銜接,整個政府職責體系也會更加優化。具體到應急管理,本著共同但有區別責任的原則,相關部門的應急管理職責責任要明確,應急管理部門的主要責任也要明確,當然不同層級政府的應急管理責任也要明確,最后形成一個高效協調的應急管理體系。

六是職責交叉和職責協調。有分工就會有空白或者交叉。機構之間職責交叉或者出現空白,容易導致權責脫節、推諉扯皮,影響政府職責體系的完整性和履職的有效性。按照優化協調高效原則,要注意通過健全黨對重大工作的領導體制、發揮黨的職能部門統一歸口協調管理的職能、整合相同或相近職能完善大部門制、在“三定”規定中明確同一事項在不同部門之間運轉的程序、推進綜合行政執法體制改革等,加強職能的統籌協調。目的就是要防止一些部門以沒有明文規定為理由推卸責任,怠政、懶政不作為,同時防止一些部門隨意擴大解釋、自由裁量,特別是涉及增減公民法律權益,濫用權力亂作為。加上其他多種形式的績效考核和履職監督,整體來看,基本可以確保政府部門全面履行職責,有效管理經濟社會事務,更好發揮政府作用。(作者系中央編辦研究中心副主任;文章來源:《中國機構改革與管理》2019年第12期)

圖片已損壞
兼职轻松赚钱的工作 河南11选5体彩开奖 华融配资股票配资 山东群英会出号走势图 公司公开发行股票的条件 百度理财亏本金案例 排列三通杀一码的方法 加拿大28开奖结果预测 排列五预测 江苏福彩快三开奖结果 七乐彩2003年开奖结果